主页 > Y生活客 >【艺术人生真善美‧三之一】东西方乐器结合电子音乐乐团传统歌谣 >

【艺术人生真善美‧三之一】东西方乐器结合电子音乐乐团传统歌谣


2020-06-13


【艺术人生真善美‧三之一】东西方乐器结合电子音乐乐团传统歌谣【艺术人生真善美‧三之一】东西方乐器结合电子音乐乐团传统歌谣【艺术人生真善美‧三之一】东西方乐器结合电子音乐乐团传统歌谣【艺术人生真善美‧三之一】东西方乐器结合电子音乐乐团传统歌谣

中西方的乐器之间是否具有界线?这是新加坡●的乐团的疑问,同时也是该团成员创团的契机。与传统的华乐队、西乐队不同,他们尝试把东西方乐器结合现代电子音乐,重新演绎新加坡传统歌谣,同时打破与颠覆传统。因此,他们为乐团命名“”,宛若弹拨古筝时发出的音韵。

今年8月,槟城举办乔治市艺术节期间,受邀前来展开两场售票演出。音乐无疆界的元素再次展现魅力,现场的观众不仅不乏慕名而来的外籍人士,同时也有从吉隆坡远道而来的歌迷与本地听众等。音乐成了一种潜在语言,听众们不分种族国籍,只纯粹凭着听觉感受他们的演出。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曾在面子书上转发●的音乐影片《小白船》(The Little White Boat),并直言新加坡越来越多年轻人如乐团般开始展现个人才华,丰富了新加坡的文化根基。

此外,在2015年的新加坡国庆日庆典中,李显龙也盛讚乐团是“华族文化的传承者,为传统文化注入新的活力,并且展现独特的新加坡本土风格”。

然而,何谓具有新加坡本土风格的音乐?城市空间拥挤、生活忙碌节奏快速,这是新加坡的常态,同时也是乐团的创作契机。

●乐团的艺术总监黄圣苗说,相较安静的环境,拥挤和繁忙反而是该团创作的灵感来源。

“在新加坡,人与人之间的外在距离相近,例如在地铁站上我们常常与陌生人并肩等待列车。但是忙碌的生活却使得每个人都专注于自己的事情,鲜少关心他人的生活,这反而显现出一种疏离感。的创作,便是希望把这新加坡这重独有的生活气息展露在音乐中。”

乐团的执行总监杨纪伟在中国中央艺术学院攻读音乐系时,系上教授说的“华族音乐”并非他耳熟能详的音符。创作音乐时,最先投入其脑海的,反而是孩提时期朗朗上口的东南亚童谣,诸如《泥娃娃》、《甜蜜蜜》、《望春风》、《客人来》、《Rasa Sayang》等,都是他的创作元素之一。

重新改编歌谣唤醒人们记忆

过后,这些创作被集结为《岛屿城市的故事》(Stories from an Island City),并被录製成专辑。岛屿城市意指新加坡,故事则是当地风靡一时的东南亚歌谣。在今年8月举行的乔治市艺术节中,他们也演奏了专辑内的数首歌曲。

“每一首歌曲都蕴含当时代的故事,陪伴着当时代的孩童成长。随着时代改变,这些歌谣已渐渐消失在我们生活周遭,新加坡的孩童几乎都没听过这些歌谣。我们希望藉由重新改编东南亚歌谣,唤醒人们心中的记忆,并让现代孩子们重听老一辈人的歌谣。”

专辑内的部分曲目由马来西亚着名作曲家赵俊毅操刀,例如把《妈妈好》和《客人来》两首歌合一为《感谢》(Gratitude)。他们说,这是献给长辈们的歌曲,并以团内华印混血儿电吉他手费南多(James Fernando)与婆婆间的故事为蓝本,他们将之拍成音乐影片。

“从构思、蒐集资料至重新编曲,我们足足用了一年半的时间,才完成10首作品。或许是因为邻近一些国家都具有相同的殖民历史的缘故,我们发现这些曲目的源头多来自马来西亚、印尼、台湾与新加坡等地,同时也是当地盛行的歌谣。”

槟城音乐会尾声,安排一首由《望春风》改编而成的《乡思》(Reminiscence)当作安可曲目。席间,一位观众频频向女伴说,他自网络上听到这首歌曲后,便被编曲深深感动。此次前来音乐会,也是为了听现场演奏《乡思》。

颠覆观众对经典歌谣之想像

槟城音乐会还未开始前,舞台上已放置了6种中西方乐器,即古筝、琵琶、笙、大提琴、电吉他与电子键盘。

这是与传统华乐团或西乐团的分别,他们是藉由中西方传统乐器结合现代电子乐器,颠覆观众对经典歌谣的想像。

“新加坡是种族多元的国家,且近几年来不断涌入新移民,科技不断的改革,传统音乐与现代音乐的界限早已模糊不清。受到大环境的渲染,我们也并不死守传统,反而希望结合东西方乐器及现代流行的电子乐,赋予传统歌谣崭新的音色。”

黄圣苗认为,的创作都紧贴着新加坡的现代生活,同时不断追寻传统歌谣的根基。他们一方面遵循传统乐器音色与乐谱,一方面尝试创新加入摇滚乐、电子乐与声乐等元素。

根据不同的曲目,使用的乐器数量亦不同,例如在演奏《风暴战争》(Storm War)时,台上只剩下电声琵琶、电吉他与电子键盘3种乐器。电声琵琶铿锵肃杀,电吉他激情狂野,音色迥异却又互相倾轧,宛若战争一般。

“若仔细观察,不难发现我们的乐器当中缺乏了鼓。因为我改以电脑控制电声模拟近百种不同的鼓声。这是电子乐的魅力之一,可以创造出更多特别的音乐,提高曲子的塑造性。电声琵琶则是我们刻意研发的乐器。採用传统琵琶改装,一方面保留琵琶本身的音色,另一方面通过电子混音製造各种类型的音乐效果,甚至可以大玩摇滚和庞克,为琵琶演奏拓展新的可能性。”

从商业乐团转型为职业乐团

3年前,便从商业乐团转型为职业乐团,并且注册为非营利组织,获得新加坡艺术理事会拨款资助。杨纪伟说,未来将专注在演出、教育与考研三个方向。

“本只是为了应付2009年新加坡仲夏夜空艺术节而临时成立。主办单位要求我们颠覆传统演奏方式,于是我们便找了西方乐器演奏家一同演出。不料演出后颇受听众欢迎,就这样成了商业乐团。后来,我们开始思索未来方向,并一致决定转型成非营利组织。”

黄圣苗比喻团员们如“八仙过海”,各有所长,而他们既是独奏家,也是乐器教师。

“新加坡的音乐圈子很小,小时候参加比赛得奖的总是那些人,而他们后来也自然而然的结交为好友。由于认识多年,彼此间对音乐的理念相近又有默契,因此,我们在参加表演时便找了他们一同组军演奏。”

他披露,非营利的艺术组织大多面对人力、经费与资源匮乏等问题,亦然。“必须先让赞助商了解的营业生态,未来目标与对社会的助力等,才能获得资助。”

为友族学员翻译华乐课本

杨纪伟与黄圣苗分别是教导学生吹笙与弹琵琶的老师。在新加坡教学多年期间,他们不时看到前来报名学习华乐的华巫印裔民众,最终却因无法读懂华乐课本的教学媒介语而退出课程。

“由于华乐课纲多是从中国引入并以中文写成,对于不擅中文的友族同胞,或是自幼接受英文教育的华裔来说,这反而成了他们的学习障碍,因此我们想把课本翻译成英文课本。”

他们以国际知名乐器钢琴为例,无论是东西方国家,几乎无人不懂钢琴具有黑白键、硕大的体积,但琵琶在西方国家却少有人懂,因此,他们希望通过翻译书籍让华乐更为国际化。

“我们也与南洋理工大学孔子学院合作,实行华乐级数鉴定考试,让莘莘学子可以考取华乐证书。”

此外,他们亦开始展开社区免费巡演,希望藉此推广学习音乐。每一场巡演正式开始前,他们都会先花费一段时间讲解乐器的音色、构造,并且介绍每一首编曲的背景故事。

上传音乐短片打开知名度

虽立足新加坡,却通过网络延伸触角,让更多不同国籍的听众听到他们的音乐。

他们的每一首音乐都配上精心拍摄的音乐影片,无论是演奏迪士尼历代动画片主题曲,或是中港台三地的经典连续剧主题曲,都可在他们的粉丝专页与YouTube官方频道看到。

“自2015年开始,我们便把所拍摄的音乐影片上载到面子书与YouTube,使得本乐团渐渐在国际间打开知名度,不少国外媒体也都转载我们的影片。”

网络打破与外界的疆界,让世界各地听见他们的声音,画质精良、拍摄手法优异的音乐影片却也功不可没。

“童年歌谣的曲风多是欢乐的,例如《客人来》、《甜蜜蜜》。但人生总有酸楚的时刻,音乐亦然。我们尝试为每一首歌曲注入不同的情绪,并且通过影片营造气氛。此外,我们的影片多是由在籍学生操刀,这也可凸显当代青年的嗜好。”


●=(上登下鼓)

/丁俊勇.2017.11.14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