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Y生活客 >用Foo Fighters战胜悲剧:20年前Dave Gro >

用Foo Fighters战胜悲剧:20年前Dave Gro


2020-07-24


用Foo Fighters战胜悲剧:20年前Dave Gro

  美国摇滚乐团Foo Fighters对演出非常执着可能已经不是新闻,何况不久之前主唱Dave Grohl在表演的时候摔断腿,却简单打了石膏后重回舞台把演唱会完成;然后他就以「吉他王座」的姿态在接续的巡迴表演中登场,更不畏飓风硬是在台上淋雨演出四首歌才被迫终止演唱会。如果你还不知道,在此做一个简单的提醒:今年可是对Foo Fighters有的不同的意义,因为在1995年Grohl的一个决定,却深深影响了往后二十年西洋摇滚乐的发展;也在二十年后的现在,他们成为地表上影响力最巨大的摇滚乐团。最重要的是,他的这个决定拯救了当时刚满27岁的自己。

  「这是我唯一能做也会做的事情,真的。只有这档子事能让我燃起热情。而且当我知道大家都蛮享受我所做的事情时,这感觉其实还挺不赖的。」大概就是这样,在这份1995年《滚石杂誌》的访问中,前Nirvana 鼓手Dave Grohl谈论继主唱Kurt Cobain骤逝后是如何振作起来,重新回到录製专辑、推出音乐作品的音乐人身份。但这其实只是Grohl简洁的一言以蔽之对音乐的热情,这段心路历程由Nirvana解散开始,他不止花了很多的时间调适,更是面对Kurt Cobain自杀后难以想像的情绪问题。

用Foo Fighters战胜悲剧:20年前Dave Gro

  Dave Grohl 受《MOJO》杂誌访问时说道:「我该如何解释起呢?你试想如果你有一位贴身的密友,犹如一位家人,或一位你所爱的人,然后他们忽然消失或者就这样过世…想像一下走进他们的房间里,看到他每天都会使用的那些日常用品;那就是当事情发生后演奏音乐时带给我的感受,因为音乐是我的全世界。连听音乐对我来说都是非常困难的,就算是Ry Cooder的《Paris, Texas》原声带,或者是Metallica的《Ride the Lightning》都一样。我不得不抛下一切。我根本没办法睁开眼,然后跟着大伙打鼓练团,然后不去想到Nirvana;每一次我坐上鼓椅、拿起鼓棒,我脑海中就会想到Nirvana。」

  Dave Grohl的重振旅程由绝望作为起点缓缓开始,而且经由几个好友的邀约才让一切渐入佳境,一开始由Mike Watt邀请他加入自己的首张专辑《Ball-Hog or Tugboat?》的录音期间,让他提供一些意见;接着包括Tom Petty邀请他递补刚离团的鼓手Stan Lynch,短暂加入Heartbreakers乐团,在1994年的《週末夜现场》演出。

  当Dave Grohl渐渐觉得自己可以重新回到岗位上时,他手上还留着Nirvana未解散的时候,自己所录製的Demo。他在之后的访谈里提到这些Demo中的部分歌曲,当时有让在浴缸里洗澡的Kurt Cobain听过,他说:「Kurt的确听了,他开心的亲了我的脸,儘管那时他还在洗澡。他很兴奋,那时他是说『我听说你有跟製作人Barrett Jones录了一些东西?』我回答『噢,是啊。』他就说『让我听听看!』但我真的没勇气跟他待在同一个房间里听我做的Demo。」

用Foo Fighters战胜悲剧:20年前Dave Gro

  希望录音保持低调进行,所以Dave Grohl预约了跟西雅图老家很靠近的一间录音室。大概一个星期,他靠自己一个人与咖啡,演奏了几乎专辑中所有的乐器,然后演唱;包括录製、混音製作通通由自己一手包办。然而,即使所有的音乐都是围绕着Dave Grohl为中心,他表示原先并没有预想会做出一张个人专辑,相反的,他把这一捲极少数拷贝成的录音带,放到一支名为「Foo Fighters」的乐队名下。比起他自己的职业生涯,他更在乎自己在音乐中受到的创伤,是否能够再次癒合。

  Dave Grohl受访时告诉《Melody Maker》:「我不能只是坐在这儿什幺都不做。我已经坐了快一年,然后什幺事都没干。当我意识到这点,我必须开始做点什幺事,否则我大概这一辈子都会这样呆坐着什幺都干不了。我能做的就是回头看看过去发生了些什幺美好的事情,然后还有那些一起发生的坏事。但其实你什幺都改变不了,你不能老想要坏的事情不发生,只求那些善果。这便是我的最后底线。」

用Foo Fighters战胜悲剧:20年前Dave Gro

  经由命运的安排, Pearl Jam 主唱Eddie Vedder是最初《Foo Fighters》这卷录音带的收件人之一,然后他给予了这里面的音乐关键曝光的机会。「Eddie Vedder有在搞一些地下电台节目,然后他播了这卷Demo中的〈Exhausted〉。我记得Vedder当时说『我爱这首歌;让我想要从崖上一跃而下』寻求解脱什幺的。Eddie给予我第一个助力,然后唱片发行公司就开始找上门来。」Grohl在受《Kerrang!》访问时这样说。

  这些电话让Dave Grohl最后签署了Capitol Records的合约,帮他完成创建了自己的发行厂牌Roswell Records,这同样取材自跟团名一样描写UFO(不明飞行物体)相关的词彙。这张收录12首歌的专辑《Foo Fighters》便于1995年7月4日发售,并且立刻陷入被拿来与Nirvana相提并论的窘境, Dave Grohl自己也知道这件事他永远没办法逃避。

  「我从在录音的时候就知道了。人们会说『嘿,这首歌有着破音吉他、很猛烈的鼓还有很强的旋律,这一定跟Nirvana很像!当我那时意识到这样的关联,我只想着『去你妈的!老子才不管那幺多!』不然还要我怎幺做?这就就是我喜欢做的事啊!这是我以前在家里搞的阳春录音,管他是不插电还是噪音,我并不只是因为能在台上唱歌表演就好,而是能玩着这种音乐然后在上台蹦蹦跳跳,表演给人们看。」他接受《Melody Maker》访问时坦诚说道。

  然而,就算接到演出邀请,Foo Fighters还是必须是一支乐团,他招募来前Sunny Day Real Estate的贝斯手Nate Mendel与鼓手William Goldsmith,还有先前Nirvana巡迴演出时加入的吉他手Pat Smear。这几位乐手都经历过很煎熬的乐团拆伙,儘管他们的乐团并未像Dave Grohl一般失去团员。「这支乐团就只是代表了对热爱音乐的单纯。我们这四个人都失去了自己本来的团,我们都错过了一个团或者一趟巡迴旅程…类似这种经历,似乎能帮助人们意识到日子还是要继续过下去。」他解释道。

用Foo Fighters战胜悲剧:20年前Dave Gro

  Foo Fighter崛起的非常快速,首张大碟马上攻入了排行榜前40强,而三首单曲(〈This Is a Call〉、〈I’ll Stick Around〉与〈Big Me〉)不论在主流或者另类摇滚项目都获得佳绩。

  当年专辑随着〈Big Me〉攻下主流排行榜「Hot 100」的第11名,同时公开的音乐录影带中,由Dave Grohl的大脸幽默清楚地界定出他们摆脱了Nirvana的形象重担。并且经历过去乐团爆红的经验洗礼,Dave Grohl与Foo Fighters能用更好的方式、态度及情绪面对镁光灯下的目眩神迷。

  他在《滚石杂誌》的访问中说:「这支乐团让人耳目一新又充满期待。你并不知道它会带你前往到何处,这与1991年时有着同样的感觉:你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幺事。《Nevermind》的巡迴只是让人觉得我们变成主流了。那时我每天的确对此非常恐慌;我的意思是,我飙汗、心脏扑通的跳,然而我必须克服这种恐惧,在这种逼人濒临疯狂的情绪当下,实在是非常爽快。我每次都会觉得今晚就是我坐在鼓椅上,然后打到我昏倒的那一晚。那时演唱会有多火热,这根本不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但是真的成真了。虽然说来悲哀,这种光景再也不复见…但最难能可贵的就是,这的确发生过。」

  儘管很多的专家与乐迷试着在这张《Foo Fighters》专辑中,不停翻找隐藏在字里行间对Kurt Cobain过世所传递的讯息或隐含的意义,但Dave Grohl坚持许多的作品其实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就已经完成。不论如何,乐团和这张同名专辑最终战胜了悲剧,更没有找任何藉口开脱;并且相较于以前所发生的事情,Dave Grohl与乐团一伙人对摇滚能给予的救赎有了更深刻的体认。

  「虽说还是会有一些意外,但大致上我永远没办法理解为什幺有些人因为自己的音乐被传唱而自负的得到大头症。我的意思是,可能这对有些人获得肯定很重要,但是我真的觉得…这有什幺大不了的?我真的没办法了解这种需要被外界满足的自我感受。我真心希望,我们真的只是能让大家有一晚难忘的经验,而且你会明白这些看似毫不相干而零散的事物,其实总藴涵着无限的可能性。」他在对《Melody Maker》的访谈里这样总结。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