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N假生活 >如何得到一份像我这样的工作?(下) >

如何得到一份像我这样的工作?(下)


2020-07-02


如何得到一份像我这样的工作?(下)
第四步:创建

后来我放下这些去史丹佛读了一年大学,那是加州一间有如田园诗般的小学校,阳光永远是那幺闪耀、草地永远是那幺地绿、学生总是往外跑。那里有一些很棒的教授,我也的确学到很多,但我感受不到知性的气氛,因为大多数的学生似乎一点也不在乎学习和研究。

但是在接近年底的时候,我收到一封署名「Paul Graham」的信,他说自己正要开始一项「Y Combinator」计画。背后的概念是找一群聪明无比的程式设计师,将他们聚在一起、给他们一些钱、完成一切文书作业后成立新公司。这群人在打造新公司/服务的同时,也很用心地学习 Y Combinator 教的一些必要知识,例如商学、如何找投资人或买主等等。Paul 建议我提出申请加入 Y Combinator。

于是我照做,也入选了。在长时间辛劳地工作后,我发现自己正在做一个叫「Reddit.com」的小网站。其实我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我们没有任何商业方面的经验,我们真正打造一个产品的经验也不多,甚至我们也不知道自己的网站到底行不行,或是为何可行。每天早上我们起来就是确认伺服器没有挂点、网站没有被垃圾留言给佔领、使用者也没有弃我们而去。

当我刚开始做 Reddit 的时候,成长得很慢。这个网站很早就上线了,我们只用了几週就做好。前三个月里,每天超过三千人造访已属难得,也差不多就是一个 RSS feed 的基本水準。后来,过了几个礼拜马拉松式的 coding,我们将 Reddit 从 Lisp 语言换成 Python,我也因此在部落格写了一篇文章。这件事受到许多人注意,没有人生气起来像 Lisp 粉丝那幺夸张。直到今天,我在派对上自我介绍时提到自己在 Reddit 工作,人们还是会说:「噢,是那个从 Lisp 转换出去的网站。」

差不多就是那个时候,网站的流量开始起来了。之后的三个月,我们的网站流量翻倍了两次。每天早上我们都会查看一下流量图表、看看我们表现得如何——加入的新功能是否获得关注、我们的网站是否在网友间口耳相传、使用者有没有抛弃我们等等。每一天数字都成长得更高。每当我们稍稍从工作中休息一下、喘口气,网站看起来还是成长得一天比一天快。

但我们还是不知道要怎幺赚钱。我们在网站上卖 T-Shirt,但是每当我们赚了一点钱,也只能用来订更多 T-Shirt 来卖。我们也开始卖广告,然而表现得并不好,差不多就是每个月几块钱。我们也想过授权「Reddit 技术」给其他像我们一样运作的网站,却找不到谁真的需要这种授权。

很快地,Reddit 每个月都有数百万的使用者造访——一个远超过美国一般杂誌读者的数字,我会知道是因为当时跟很多杂誌发行商聊过,他们都很好奇 Reddit 的魔法是否也适用在他们身上。一开始,我们对他们建议的每件事都说好,而且很幸运地,也都管用,因为我们写程式的速度比他们写一份正式合约的速度还快。

此外,线上新闻网站也开始注意到 Reddit 能为他们带来巨大的流量。他们觉得在所有文章加上某种「Reddit this」的连结可以带来更多流量。但是据我所知,加入这种连结其实对文章在 Reddit 更受欢迎其实帮助有限,不过这的确是帮我们打了许多免费的广告。

没多久,谈合作就变成谈收购。被收购——我们一直以来的梦想!再也不必烦恼网站赚不赚钱。有些公司愿意接手这件事,我们还会因此致富。于是我们放下手边所有的事务进行协商,然后那些工作就一直被晾在一旁。

我们花了好几个月协商。首先,我们对价格争论不休。我们準备了一堆计画跟报表,到他们公司总部做简报、参加永无止境的会议、讲一大堆电话。最后对方回绝我们的报价,我们就这样走了。后来他们的态度改变,我们还是握手同意了交易,开始商讨一些关键的部份,然后谈判又破裂。最终定案前我们这样来回了大概三、四次,还因此停下手边的工作长达半年之久。

我开始必须疯狂地考虑金钱问题。因为压力的关係,我们开始变得很敏感、缺乏生产力。我们开始互相吼叫、冷战,接着再设法回头一起工作,然后又开始彼此互相大吼。在收购定案前,这家公司几乎要分崩离析。

最后,我们跟律师一起签完了所有文件,隔天钱就进了户头,结束了。

我们全部移到旧金山,开始到 Wired News办公室上班。

那时我蛮惨的,我难以忍受旧金山、难以忍受办公室的生活、难以忍受 WIRED。我生病了,过了一段很长的圣诞假期,也想过自杀,跑给警察追…… 当我礼拜一早上回到办公室,他们叫我辞职。

第五步:自由

失业的前几週感觉蛮怪的。多亏旧金山的阳光,我在家附近闲晃,也读了很多书,但没多久我就发现自己需要做点事。我开始写书、开始整理我在心理学领域发现的有趣研究,我不是要谈那些研究结果,而是用说故事的方式。每天我都去史丹佛大学的图书馆。

但有一天我接到 Brewster Kahle 的电话,他创办了 Internet Archive,一个意图将所有东西数位化之后放上网路的超酷组织。他说他想要将我们过去聊过的计画付诸实现。那个点子就是收集世界上所有书里的资讯然后将之共同存放在一个地方,一个自由的维基系统。

于是接下来几个礼拜我投入了这个我称之为「图书馆」的工作,号召程式设计师、与一位设计师合作,并且做了其他奇奇怪怪的工作,就为了让网站上线。最终这个网站成了「开放式图书馆」。这个网站很多部分的工作是由一位非常优秀的印度程式设计师完成:Anand Chitipothu。

另一位朋友 Seth Roberts 建议我试着去改善高等教育系统。虽然对于解决方案我们无法达成共识,但我们一致同意一个好办法:一个告诉学生不同职业之间差异为何的维基系统。这个网站就快上线了。

另一位老朋友 Simon Carstensen 寄来一封 E-mail 说他从大学毕业了,打算找我创办一家公司。Well,一直以来我都有份创业点子的清单,于是我就把排行第一的点子拿来用:让架设网站变得跟填一个文字输入框一样简单。接下来几个月我们不断努力让网站变得越来越简单。这个网站最近上线了,叫 Jottit.com。

同时我还申请担任两个暑期程式计画的「导师」,这两个计画都极富野心而且相当惊人,也就快上线了。

我也决定要投入新闻工作,第一篇文章已经刊登出来。我弄了几个跟科学有关部落格,开始着手进行我自己的学术论文,这是基于我自己对「谁才是真正写维基百科的人」此一议题的研究。有一些人,包括 Jimmy Wales这位维基百科发言人,都声称维基百科并非是个大型的分散式计画,差不多就是 500 人左右在贡献内容,许多人还是他也认识的。他是做了一点研究支持自己的论点,但我在处理数字上面更加小心,也发现截然不同的结果:维基百科上有非常大量的内容是来自于新的编辑者,许多人甚至还没有申请帐号,只是在条目中东加一句西加一句。为何 Jimmy Wales 会犯下这个错误?因为他看的是每一个使用者做出更改的次数,却没有观察到他们所更改的「量」有多大,所以这 500 多人对维基百科做了非常非常多的编辑工作,但他们每一次编辑所修改的内容都很少,大多只是修改拼字错误、更改格式等等。所以我们似乎更有理由相信这 500 人是在「编辑」维基百科而非认为他们是在「撰写」维基百科。

我的建议

所以秘诀是什幺?我如何用简洁的几句话就说完做过的事,让自己听起来像是个还不赖的人?

保持好奇心、广泛地阅读、尝试新事物。 我想许多人们所说的智慧,追根究柢都是源自好奇心。

接纳一切事物。 我很不擅长说「不」——到了病态的程度,无论是计画、访谈邀约或是对朋友。我做过非常多的尝试,即便当中大部分都是失败的,我还是有所作为。

假设其实没有人知道自己在干嘛。 有一大票人拒绝尝试,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知道的不够多,或是他们假设自己所想到的所有方法其他人一定已经全都试过了。Well,的确有一小搓人真的知道该怎幺把事情做对,而知道要尝试新事物的人又更少。所以如果你愿意在某些事上全力以赴,想信你会做得不错。

遵循这些法则造就了今日的我,一大堆专案让我压力沖天。

每天早上我起来收信,查看有哪个计画今天会崩盘、有哪个最后期限得赶上、有哪个演讲需要準备、有哪篇文章我得编辑……

或许,有天你也会像我一样,万一果真如此,希望我能帮上忙。

本文的作者相信大家都猜到了,他是 Aaron Swartz。这样一位年轻才华洋溢的人, 却在上週以年仅 26 岁之龄,于纽约家中自杀了 ,令人不胜唏嘘。



上一篇:
下一篇: